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NASA雙胞胎實驗:上太空基因大變 回地球半年就復原

最新更新:2019/04/12 20:29
「科學」期刊刊登美國太空總署的「雙胞胎研究」,針對前美國太空人馬克凱利與其雙胞胎兄弟史考特凱利進行生理研究。(圖取自facebook.com/Capt.MarkKelly)
「科學」期刊刊登美國太空總署的「雙胞胎研究」,針對前美國太空人馬克凱利與其雙胞胎兄弟史考特凱利進行生理研究。(圖取自facebook.com/Capt.MarkKelly)

(中央社華盛頓11日綜合外電報導)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進行「雙胞胎」實驗,讓雙胞胎兄弟分別待在太空及地球一年,再觀察兩人生理變化,這標誌性研究結果今天出爐,得以進一步洞悉長途太空航行危險性。

法新社報導,「科學」期刊(Science)刊登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雙胞胎研究」,以前美國太空人馬克凱利(Mark Kelly)為基準,觀察在國際太空站(ISS)待一年,對他雙胞胎兄弟史考特凱利(Scott Kelly)的細胞分子、認知及生理上的影響。

史丹佛大學史奈德博士(Michael Snyder)表示:「人一旦待在太空,就會造成數千個基因及分子改變。而這一切改變幾乎都會在6個月內恢復正常。」

他說:「知道回來後,事情基本上會恢復原狀令人安心。」

太空總署人類研究計畫(Human Research Program)主任巴洛斯基(Bill Paloski)表示,這項研究會協助了解,耗時2到3年的火星之旅等星際任務所要面臨的挑戰。

50歲的資深太空人史考特連續在太空站待340天,從2015年3月27日一直到2016年3月1日。他在旅程前後都受到監測,並透過補給太空船,將在太空站的血液、尿液及糞便樣本送回地球。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費恩柏格博士(Andy Feinberg)說:「特別的是,因為他們是雙胞胎,遺傳密碼基本上一樣。」

NASA詹森太空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的李博士(Stuart Lee)表示:「我們主要發現史考特的頸動脈血管壁在航行前期變厚,而整個任務期間都維持如此。」頸動脈血管壁是心血管或中風風險指標。

研究人員也發現,史考特因為缺乏營養及運動而變輕。兩人施打流感疫苗後也有類似的免疫反應。

兩人也分別在航行前中後進行認知系列測試,並發現史考特認知速度及準確度表現,在航行後衰退。

而科羅拉多州立大學(CSU)貝里博士(Susan Bailey)的團隊則有些有趣的發現,他們研究了染色體末端、一般會隨年齡增長而變短的端粒,這也被視為老化或心血管、癌症等疾病風險的生物指標。

貝里博士的團隊在航行前評估了史考特及馬克的端粒長度,發現兩人的十分接近。但令她團隊感到驚喜的是,史考特在太空站時,端粒「顯著增長」。

貝里警告,這項發現「不能被視為青春泉源,以及人類能因待在外太空而活得比較久」。

她說,在史考特回地球後,端粒長度「非常快速地縮減」,而他也有些端粒損失。(譯者:侯文婷/核稿:張曉雯)1080412

地機族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