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709大抓捕6週年 維權律師:生存之路被堵死

2021/7/9 19:33(7/14 16:09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國「709大抓捕案」屆滿6週年,當年被判刑入獄的律師雖已多半獲釋,但曾為多名維權律師辯護的余文生至今仍在南京監獄服刑。(示意圖/圖取自Unsplash圖庫)
中國「709大抓捕案」屆滿6週年,當年被判刑入獄的律師雖已多半獲釋,但曾為多名維權律師辯護的余文生至今仍在南京監獄服刑。(示意圖/圖取自Unsplash圖庫)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台北9日電)中國「709大抓捕案」今天屆滿6週年,當年被判刑入獄的律師雖已多半獲釋,但曾為多名維權律師辯護的余文生至今仍在南京監獄服刑。

他的妻子許艷告訴德國之聲,余文生出現多種健康狀況,包含右手顫抖無力,無法寫字、刷牙或夾菜,還有高血壓、脊椎與腎結石的問題。這種情況已符合法律規定的保外就醫條件,但南京監獄至今未回覆她為余文生申請的保外就醫。

許艷說,余文生關押3年多以來,只看過兩次醫生,「安裝新牙的問題也已經要求1年多,但至今監獄仍然未給他安裝新牙。牙齒脫落若很久不安裝,很容易影響日常吃飯,長時間不安裝很容易讓周圍的牙齒鬆動脫落」。

「709大抓捕」6年前發生時,中國官方在20多省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或是約談逾百名維權律師、異議人士以及他們的親屬,余文生則於7月30日控告中國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這是709案發後,首位公開反擊的維權律師。

對於當年警察半夜破門而入押走余文生的場景,許艷至今仍歷歷在目。

她對德國之聲表示,「709一開始是很殘酷的,但後來打壓沒有停止,某種程度上來說打壓還更加殘酷。有些709的律師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在工作和生活方面都遇到不同的困境。其實709從某種意義上並未結束」。

在709事件中被捕並判刑而廣受國際關注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去年4月獲釋至今已滿一年,他告訴德國之聲,過去一年他觀察到,中國官方持續以吊銷執照或軟禁等多種方式打壓維權律師群體,寒蟬效應已經顯現;而「整個官方維權空間的容忍度或是國內維權的空間是越來越受到壓縮」。

王全璋也提到,由於北京市司法當局於2019年11月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因此他無法以執業律師名義工作。

不過,王全璋指出,中國的法律領域很大,作為法律專業人士,維權律師應該還是有一定的工作空間。他提到部分被吊銷執照的維權律師選擇改作法律顧問,或是開法律諮詢公司,做一些非訴訟的法律業務,這些都是他考量中的可能性。

但德國之聲表示,數名今年初被吊銷執照的維權律師嘗試申請開設法律諮詢公司,卻被官方告知因列入黑名單,所以無法申請開設法律諮詢公司。

報導並引述當年也在709案中被捕與註銷牌照的維權律師謝燕益表示,709之後的這些年,中國因法治的忽視與權力橫行,導致社會走向「權力失控」的狀況,「持續發生人為製造的冤獄,很多背離程序正義的狀況,也有些維權人士因言獲罪」。

他表示,對維權律師來說,現實很殘酷也很艱難;但這些狀況都是中國社會嘗試轉型時要付出的某種代價,所以當許多維權律師持續遭到非法迫害時,維權律師的社群應該繼續關注他們的命運,「余文生律師、張展、丁家喜跟常瑋平等維權律師現在還在被非法迫害」。

謝燕益說,除了執照被吊銷,維權律師在中國必須面對的多重考驗也包括被限制出境,或註冊公司受阻的各種情況,「很多維權律師的生存之路都被堵死了」。

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
請輸入正確的電子信箱格式
訂閱
感謝您的訂閱!

儘管如此,謝燕益認為,「維權律師仍有使命向中國社會普及一個嘗試,那就是讓社會大眾意識到其實這些違法的壓迫,不只是對少數個體的侵害與打壓,而是對社會整體權利的侵害」。

他說,「我們所爭取的是所有人的權利跟尊嚴,所以我們大家要共同遵守這個法治的底線,構建一個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的中國,這是符合大家的利益的」。(編輯:周慧盈/楊昇儒)1100709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下載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每日新聞不漏接!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地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