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陳建仁:中國封城付出極大代價 全球防疫有點晚

最新更新:2020/02/27 18:50
副總統陳建仁(右)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針對近期台灣處理武漢肺炎疫情的經驗、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及對於國際防疫措施提出看法。(圖取自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副總統陳建仁(右)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針對近期台灣處理武漢肺炎疫情的經驗、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及對於國際防疫措施提出看法。(圖取自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溫貴香台北27日電)副總統陳建仁表示,目前台灣在國外得到武漢肺炎的人數,比在國內感染的要多,也沒有傳染之後一直傳染下去的傳染鏈。他說,台灣永遠會面臨來自中國大陸的新興傳染病挑戰,也從SARS學到了經驗,因此這次會做得比較好。

對於中國封城,陳建仁表示,封城付出了很大代價,與其等到疫情很嚴重要封城,不如剛開始在醫院知道有群聚感染時就防疫;他也認為,全球防疫動員有點晚,若早點給中國援助,全世界應該不會受到這麼大影響。

陳副總統26日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時指出,台灣1月初聽到在武漢出現了很奇怪的不明肺炎病傳言,就警覺召開了傳染病防治諮詢委員會,尤其武漢明明有醫護人員感染,但是,中國卻說沒有「人對人的傳染(person to person transmission)」,造成全世界防疫很大的困難。

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的全球擴散越來越嚴重,台灣目前已達32起確診病例。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疫情預測顯示,台灣將成為中國大陸以外疫情風險「第二慘」的地區。

不過,副總統說,現在台灣的這些個案,絕大部分都能夠追溯到感染來源,目前為止,從在國外得到感染的人數,比在國內感染的人數要來得多,而且沒有「感染以後又一直傳下去的傳染鏈」。

他強調,從2003年爆發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經驗中,這次台灣算是有比較好的防疫準備,目前控制的情況也是相當不錯,但還是有很大的壓力,因為台灣在中國的國人及台商很多,所以入境的感染者很多,還有遊客也很多,台灣永遠是繃緊神經,準備防疫。

副總統陳建仁認為,全球防疫動員有點晚,若早點給中國援助,全世界應該不會受到這麼大影響。(圖取自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副總統陳建仁認為,全球防疫動員有點晚,若早點給中國援助,全世界應該不會受到這麼大影響。(圖取自總統府網頁president.gov.tw)

副總統在今天總統府公布的專訪全文中,談到SARS之後,台灣制定新興傳染病的防治措施,完整規範了人員、物資、機構、醫療體系,並改造衛生署、疾管局組織,新增20幾個感染症專科的防疫醫師,加強培訓地方衛生人員;而從SARS之後,台灣就開始儲備口罩等防疫物資,並預先儲備克流感和快篩的工具。

副總統說明,在SARS剛剛開始的時候,「傳染病防治法」確實是很舊的法律,對於防治這些新興傳染病沒有很好的規範,如要求入境旅客填表、量體溫或徵用醫院、隨便報導假消息的罰則等等,都無法可管。

但新的傳染病防治法中,建置了傳染病醫療體系,從2003年後,「應變醫院」到有必要的時候,通通變成感染症醫院,只有看感染病的病人,所有其他病人就不進來。

副總統強調,有了這個基礎,到了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還有這一次武漢肺炎流行,台灣就準備得比較好。SARS對台灣來說,是一個公共衛生上很大的教訓,但是台灣從教訓中學到了怎樣來好好的準備,好好來因應新的挑戰。

至於中國「封城」的行動,是否有助於控制疫情。陳副總統說,「封城」是全世界第一次有這樣做的防疫措施,還需要蒐集更多的證據,才能證明封城是否確實有效果。台灣沒有封城的經驗,只有封和平醫院經驗。和平醫院的封院構想是不錯的,但是關得太倉促了,民眾沒有準備好,所以(就變成)就很複雜。

他認為「封城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包括經濟上、人民生活平安、安全的代價等都需要考慮,所以,與其要等到疫情很嚴重、要封城,還不如剛開始在醫院裡面知道有群聚感染時就去做防疫。

他說,這一次,「整個全球防疫動員的情況是有一點晚了」,如果早一點給中國一些幫忙、早一點給他們一些專業上或者是物資上的援助,讓他們能夠控制武漢的疫情,那全世界應該就不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所以,他覺得,WHO的專家比較看後面來收拾殘局、沒看前面來遏阻蔓延,「但是防疫一定要看前面,不能看後面。」1090227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