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Se detecta que el idioma que usted usa no es el carácter chino tradicional.Por favor, intente entrar en la Página web de“Español”
新聞專題
趙紫陽百歲冥誕
2019年10月17日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百歲冥誕。「趙紫陽」3個字,中共官方至今隱晦,這位因六四事件而下台、被軟禁至死的中共高官,曾經試圖推動改革,近日出版的一套3冊「趙紫陽傳」,以「一位失敗改革家的一生」為副題,為其「改革的失敗」、「失敗的改革」論定。(圖取自kingstone.com.tw)
趙紫陽百歲冥誕

書摘2》趙紫陽執政路線 經濟反左 政治反右

最新更新:2019/10/17 13:50
1986年11月,趙紫陽到貴州考察,時任貴州省委書記胡錦濤(左1)彙報情況。(印刻提供)中央社
1986年11月,趙紫陽到貴州考察,時任貴州省委書記胡錦濤(左1)彙報情況。(印刻提供)中央社

(中央社網站)中共「延安整風」以來,執政者兩代人,思想資源、工作方法,語言和行為習慣無不來自毛澤東,無不受毛影響。趙紫陽也不例外。從趙「文革」檢討來看,趙對毛的質疑源於「大躍進」、大饑荒。趙在「文革」監禁期間,也向專案組暴露過「大躍進」懷疑毛主席的做法是否正確的「活思想」。對毛本人,趙是尊重的。家裡人在一塊的時候,孩子議論毛,說「老毛」如何如何。趙會制止:「不要這麼叫。還是叫『老人家』嘛。」

趙晚年軟禁期間對毛有新的認識。趙讀《顧準文集》時,在第340頁留白處回應顧準的「法西斯主義是神權統治的繼續」論斷,寫了一句話:「十年文革是不是神權的復活和繼續呢?!」

關於毛,趙的認識在黨內比其他人走的更遠。他看到了「毛澤東思想」具有宗教性質,毛的語錄已成宗教教義。趙說:「過去不懂得應如何科學對待(毛澤東本人和毛澤東思想),沒有個(科學的)基本態度。以封建主義的宗教教義來看領袖、看理論、搞語錄,流毒很深。過去都講領會精神實質,語錄沒時間、地點就是教義。」

●全黨得了恐右病

趙尊重毛,但是反對用封建家長制和個人崇拜對待毛,反對用宗教教義的形式對待「毛澤東思想」,束縛於「兩個凡是」,不能撥亂反正,糾正毛的錯誤。

趙認為,全黨得了「恐右病」。「恐右病」的提法不是趙的發明,而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所取得的全黨共識。趙說:「右的東西時刻要警惕。有這樣的人,時刻要冒出來。更主要是消除長期以來左的東西的影響,更艱巨的工作是解放思想,解決僵化半僵化。」「三十年來,凡能使人民生活改善,社會風氣良好,生產發展的做法,就合乎主席路線,就要恢復,照這樣辦;凡不是這樣,就不合乎主席路線,就不能這樣辦。」「相當多的人雖有很大的進步,但至今在極左影響下不能解放思想,不理解,跟不上。很多是我們要依靠的。可以理解,不奇怪。但要把他們帶起來,跟上去,這是領導的責任。除學習理論外,還是要通過聯繫實際總結正反經驗,才能真正解決這個問題。」

毛時期黨的宗教、半宗教化,對應的就是思想的僵化和半僵化。毛及「四人幫」長期實行極「左」路線,很大危害,卻諱疾忌醫,指鹿為馬,創造出挑戰人們智力的說法:形「左」實右。所以,「左」作為一種複雜的黨內和社會思潮和政治行為的符號,不確指,有特指,必須加引號。翻譯過來就是:不准反左,寧左毋右。

粉碎「四人幫」,華國鋒投鼠忌器,初始也把「四人幫」認定「是一夥極右派」。後來才轉而認定「四人幫」推行的是一套極「左」路線,「左」才會指向毛。這是問題的要害。然而,作為中共政治文化的主流,極「左」思潮在中共肌體及社會生活中浸淫極深。談右色變。中共政壇生存策略的精髓是「寧左毋右」。左是態度問題,右是立場問題,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類問題。

趙在四川省委常委會上分析說:「(恐右病)首先是思想解放問題。現在黨內很大的問題就是思想僵化、半僵化的問題。要解放思想,就要改變黨內思想僵化、半僵化的狀況。我們要很好議一下。有沒有這個東西?表現在哪裡?如何解決?沒有這個突破,實現四個現代化就是一句空話。最近省委常委提出了這個問題,恐右病,怕右。多年來,就是怕犯右的錯誤。這個恐右病不解決,好多問題解決不了。僵化就僵化在這裡。這個問題不解決,活躍不起來。長期反右,反了幾十年,把人們思想反到一個片面性上去了,不是搞兩條戰線,怕右不怕左,凡事左三分,左比右好,左比右保險。因為怕右,許多東西都來了。還怕富,富就要變修,怕冒尖。這些東西都可以議一下。我們可以回憶一下,20年來,左造成了什麼危害?右造成了什麼危害?林彪、『四人幫』不是左和右的問題,他們是利用左和右來達到他們篡黨奪權的目的。因為怕右,多次不敢從實際出發,不敢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搞成一潭死水。這同林彪、『四人幫』長期搞殘酷鬥爭分不開的。打棍子,戴帽子,打棍子就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戴帽子就是修正主義。搞株連九族,連警衛員都脫不了手。路線、政策、方針,要調整到位。要以促進了生產力發展或阻礙了生產力發展的問題為依據,這就是標準。因為恐右病把什麼都說成是修正主義、資本主義。」

以上是趙1979年1月6日在起草他四川省委常委會上的講話稿時的插話。至此,趙打開窗戶說亮話,在四川省全面反「左」,治療「恐右病」,其背景是剛剛結束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和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

1987年11月,趙紫陽參觀井岡山紅色革命根據地,端詳青年毛澤東。(印刻提供)
1987年11月,趙紫陽參觀井岡山紅色革命根據地,端詳青年毛澤東。(印刻提供)

●十一屆三中全會的黑天鵝

1978年11月至12月決定中國命運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和十一屆三中全會的結果,是一個經典的「黑天鵝」事件。華國鋒給中共中央工作會議(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原定的三個議題、一個問題,嚴格講還不是正史所說的純經濟調子。全黨工作重點的轉移,是個標準的政治問題。被東北組的陳雲輕重逆轉,演變成為一個「七嘴八舌失去控制的會議」。陳雲提出了六個問題:薄一波等「61人叛徒集團」的問題,陶鑄、王鶴壽等人的問題,彭德懷的問題,天安門事件的問題,康生的問題。

陳雲是中共六屆四中全會政治局委員、中共八大政治局常委,此時只是一個中央委員,但是,陳雲老資格,在中共黨內影響甚巨,背後有一個龐大的老幹部隊伍和技術官僚體系的支援。

陳的發言「簡報」向全會散發後,引起了爆炸性影響。會議前期,鄧小平出訪,回來後參加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了各大組召集人的彙報,鄧瞭解到,趙所在的西南組,就明確提到了天安門事件、「61人叛徒集團」、「二月逆流」、彭德懷和陶鑄冤案平反問題,其他組則提到了北京「二月兵變」、上海「一月風暴」評價等重大而敏感的問題。針對西南組提出,所有問題「勢必涉及對毛主席的評價問題」,鄧定調說,我們「永遠不會幹赫魯曉夫那樣的事」。但是這個調子並不能阻擋中共高層對毛極左路線的反思。

會議議程發生重大變化,鄧的講話先是請胡喬木的班子來寫,寫出來鄧不滿意,又請胡耀邦、于光遠組班子另起爐灶。鄧自己親筆起草了講話稿提綱交給新起草班子,7條,分別是:「一、解放思想,開動機器;二、發揚民主,加強法制;三、向後看是為的向前看;四、克服官僚主義、人浮於事;五、允許一部份先好起來;六、加強責任制,搞幾定;七、新的問題。」

7個問題,成稿時合為4個問題,標題為「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這個講話「實際上是三中全會的主題報告」。鄧倡導民主與法制,在報告裡說,「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憲法和黨章規定的公民權利、黨員權利、黨委委員的權利,必須堅決保障,任何人不得侵犯。」鄧的講話,兩個主題:一是解放思想,二是民主、法制。

從陳在華起航的巨大輪船上增加了「私貨」和鄧講話起草的過程來看,「實踐派」主導了會議進程。在會議上,除了劉少奇問題沒有提出外,幾乎所有提及的冤假錯案都獲得平反。實際上是「打著紅旗反紅旗」,加快了外界猜測的「非毛化」進程。改革開放不同於毛,受制於毛,是個公開的祕密。破題在所難免。「實踐派」與「凡是派」在會議上激烈交鋒,展開面對面的論戰。華北組有人公開點了中共中央副主席汪東興的名。西南組的人民日報總編輯胡績偉與「凡是派」大將、「紅旗」雜誌總編輯熊復,西北組的于光遠、光明日報總編輯楊西光與「凡是派」李鑫、吳冷西等展開激烈交鋒。

趙作為這場交鋒、論戰的參與者、目擊者,當然知道,中國歷史發生了重大而深刻轉折。這就能理解,趙在1977年初解放思想欲語還休,1978年底、1979年初、乃至整個1979年在黨內討論、糾偏、治病,反「左」不遺餘力的原因了。(小標為編者所加)1081015

書名:趙紫陽傳 一位失敗改革家的一生
作者:盧躍剛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19/10/17

10月17日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百歲冥誕,國內出版業者推出皇皇3冊巨作「趙紫陽傳」。(圖取自kingstone.com.tw)
10月17日是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百歲冥誕,國內出版業者推出皇皇3冊巨作「趙紫陽傳」。(圖取自kingstone.com.tw)
地機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中央社
感謝您的訂閱!瀏覽更多中央社精選電子報
點擊訂閱電子報 點擊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