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相關技術提供更好的閱讀體驗,同時尊重使用者隱私,點這裡瞭解中央社隱私聲明當您關閉此視窗,代表您同意上述規範。
Your browser does not appear to support Traditional Chinese. Would you like to go to CNA’s English website, “Focus Taiwan" ?
こちらのページは繁体字版です。日本語版「フォーカス台湾」に移動しますか。

徐州8孩案中國網路延燒 學者分析官方管控邏輯

2022/2/17 21:19(2/17 22:02 更新)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請同意我們的隱私權規範,才能啟用聽新聞的功能。

(中央社記者張淑伶上海17日電)徐州8孩案受到中國網友熱議,與北京冬奧成為檯面上下兩種平行的輿論景觀。外界好奇,本案部分言論被刪,但為何沒有遭全部封殺,傳播學者方可成分析其中可能的原因。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曾經是「南方週末」時政記者,對中國體制和言論管控的邏輯有近距離觀察體會。

他接受中央社採訪時說,以個案來看,發生於江蘇省徐州市豐縣的事情非常基層,當事人也不是敏感人物。相對於彭帥與中國前副總理張高麗的不倫戀、藝人佟麗婭與中宣部副部長慎海雄再婚傳言,這兩者在中國的社群網路是「見光死」、完全不能討論,徐州8孩事件「網路管控有,但沒有趕盡殺絕」。

不過,主流媒體對徐州8孩案沒有報導,只有在徐州官方發布通報以及今天江蘇省表示將對事件成立調查組時,各家媒體才有轉發訊息。

方可成猜測,當局仍要管控此事輿論的原因,可能在於拐賣婦女並非只是個案,至少在1990年代,這在中國仍是相對普遍的社會現象,追究起來會牽涉到公安部門、法院的不作為,有人懷疑村領導也知情甚至參與其中,「牽涉到較廣泛的層面,所以此事沒法自由報導」。

徐州8孩案在中國的網路輿論延伸出多種討論,像是:婦女拐賣及拐賣後得到精神疾病;公權力不彰;官方通報敷衍並前後矛盾;豐縣被揭露長期存在買賣被拐婦女,被拐婦女訴請離婚法院還不准;被鐵鏈鎖脖的8孩母親究竟是不是官方說的「小花梅」;中共領導下的女性權益組織「婦聯」對此噤聲等。

甚至連徐州市2018年得過「聯合國人居獎」、2021年獲評為「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以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夫人彭麗媛擔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促進女童和婦女教育特使、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批評美國販賣人口問題的講話,這些都成為網友暗地調侃的內容。

在前述林林總總的討論中,有些網路帖子幾乎是立刻被刪,有些則是沒有刪得很乾凈,有些則不會被刪。

方可成觀察:兩名志願者跑到豐縣想探訪當事人被拘留,以及北京大學校友連署呼籲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徹查真相,像這類涉及「集體行動」的內容,都會讓官方警惕,所以這類文章幾乎都被「秒刪」。

至於徐州8孩案受到網友關注,他並不意外。方可成說,近年中國的公共討論議題被限制很多,但網友對性別議題的討論很熱烈;拐賣婦女和粗暴對待婦女,也特別會引發女性及女孩家長的不滿。

他說,自己最驚訝的其實是,徐州8孩案這麼一個低層級的事件,居然花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平息,官方反應太慢,而這也許和期間經過農曆年及冬奧會有關。方可成認為,中央或省級層面完全可以提早介入此事,或是讓媒體去報導,平息民憤。

從網上的回應來看,許多網友不只是對事件本身憤怒,也是不滿官方處理如此潦草,不把網友的意見當回事。

徐州市豐縣8孩母親在1月底經由「抖音」影片曝光。她被「丈夫」用狗鏈栓在破屋內囚禁,前後生養了8個小孩。2月10日,徐州官方第4次通報才認定本案涉人口拐賣,並指罹患精神疾病的8孩母親已送醫救治。包括8孩父親董志民在內有3人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但至今地方政府無人負責。

江蘇省政府今天宣布將成立調查組,對此事件進行全面調查,「徹底查明事實真相,對有關違法犯罪行為依法嚴懲,對有關責任人員嚴肅追責」。在此之前,徐州官方已經對此事通報4次,但彼此矛盾,不能讓民眾信服。

有些網友對於「只由江蘇省而非中央出面」感到失落,方可成認為,接下來輿論能否平息,取決於江蘇省政府做出的調查結果和懲處為何。(編輯:楊昇儒)1110217

中央社「一手新聞」 app
iOS App下載Android App下載

本網站之文字、圖片及影音,非經授權,不得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及利用。

地機族
請繼續下滑閱讀
谷愛凌、徐州8孩母 社群熱議:誰代表真正中國